“让新生从空间与时间维上看新思修课,让新生更快更好地踏上思修课的基础。”9月24日及9月25日晚上7点,在一号楼报告厅及大学生活动中心B座305,校长李培根为06级人文学院、控制系及物理系等院系的新生开讲新《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的第一课。

民族文化是自主创新的灵魂与根本

  北方网专稿(记者 霍艳华 王冰):地震无情,它摧毁了房屋、带来了伤亡;抗灾有情,它展现了中国人的凝聚力、汇聚了全世界的爱心。在这场巨大的自然灾害面前,在津的各国友人也以不同方式表达了对中国人民抗震救灾的支援,大灾面前,大爱之心超越了肤色、超越了种族、超越了国界。

  留学生:中国加油、中国万岁

  连日来,四川地震灾情牵动着在津留学生的心,他们纷纷慷慨解囊向灾区捐款。南开大学国际学术交流处负责人介绍说,地震灾害发生之后,校内来自40多个国家的1138名留学生非常关注救援行动的进展,他们主动找到校方,表示希望为灾区捐款,献出一份爱心。

  来自朝鲜的留学生李英植,平时节衣缩食,但是在听到为灾区人民捐款的倡议后,硬是从生活费中挤出200元钱,捐给灾区人民。一些留学生不愿意留下姓名,便委托同学代为捐款。

  记者在募捐现场看到了一块留学生们自己设计的留言板,上面写满了各种语言的祝福。虽然,语言不同、文字不同,但表达了同样的心声:“中国万岁!中国加油!”

  “衷心祈愿灾区早日复兴!”这是留学生纸谷正昭在捐款之后,用中文和日文两种语言写的祝福语。他是南开大学法学院2004级的日本留学生,也是南开大学“周恩来•池田大作研究会”的一名成员,他希望自己能和周恩来总理、池田大作等伟大人物一样,为世界和平、中日友好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留学生赛都在留言板上用法文写道:“希望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祝愿中国人身体健康!”赛都是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的博士生,已经在中国待了5年的他用流利的汉语告诉记者,“中国发生这么大的灾难,我心里很难过。尽管肤色不同,语言不同,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在这危难时刻,我们应该共患难。我希望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去帮助灾区的人度过难关!”

对于“把握宏观”这一点,李培根讲到,小的时候,他天天喊着,“要打倒美帝国主义”;但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最后他居然是在美国留学。他还讲到他到夏威夷时,十分感慨John
Schofield将军的远见。1873年John
Schofield访问夏威夷后,力荐将夏威夷纳入了美国版图。如今的夏威夷不仅是旅游的好景点,而且对于美国还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他告诉同学们考虑问题要从宏观上把握,不要局限于细微。

文化的传统决定民族的传统

谈起做人之道,李培根给新生讲述了一个小故事。李培根当院长时,曾经有一个年轻的教师因条件不够格,没有评上职称。这位教师不服,便找到李培根。如果是别人,也许会说,“由于今年的人数不够,所以你没有评上,明年你应该可以评上的。”类似的宽慰的话语。但是,李培根就说了一句话,“今年评职称,我没有选你。”第二天,这位教师就写了一封长信感激李培根。“诚意也许很难听,但不一定会招人嫉恨。”李培根教导新生,“要以诚待人,诚则要以真为本。”

“教育是文化传承的基础,是文化传承的主要形式。”结合民族文化教育的重要性,杨叔子对当今高校的人才培养提出了新的要求。他认为,当前高校要加强创新性人才的培养,以服务于创新型国家的建设。具体来看,首先是要加强民族文化教育,兼顾“背靠五千年”与“三个面向”,既扎根于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又要直面飞速发展的现实世界;其次则要加强大学生人文素质教育这个高校教育中一直比较薄弱的环节,培养学生的责任感,做到科学精神教育与人文素质教育的有机交融。
“科学精神,是求真的人文精神;而人文精神,则是尽善的人文精神。”讲座最后,杨院士深情寄语广大学子,“把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结合起来;把天道和人道结合起来;把民族精神核时代精神结合起来;我们一定能够培养出来新一代的人才,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一定能在你们手上完成。”
以下为讲座现场部分精彩提问:
现场学生:首先想对你表示感谢,我听过您很多讲座,看过您在校报上发表过的很多文章,我的思想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是今天我想指出您讲座的一些问题:今天的讲座人文气氛浓厚,而科学精神不足,我觉得你很多地方逻辑不很严密,泛于说教;而且很多地方切入点不对。而且,我还想请问您:对于当代大学生而言,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适应现代,面向未来,那么,传承民族精神与“十一五”这个“引领未来”有怎样的关系呢?
杨叔子:欢迎你的批评。我已经讲过,民族精神是“灵魂与根本”,是“智慧与才能”。为什么你们不理解我所讲的呢?这正如,有些人强调,“去其糟粕,吸其精华”,拿一顿饭来讲,你不吃进去,怎么知道哪些是精华,哪些是糟粕了?如果说你不去学习中华民族文化,你就不能理解那些经典的东西是灵魂,是根本,是智慧的渊源。
现场学生:杨院士,您好!我知道我们学校人文始于1994年,经过了十二年的时间,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国内很多高校,包括很多香港的大学都过来取经。但是你很多时候还在宣传人文教育,您觉得达到一个什么程度才是您所满意的呢?
杨叔子:在小学阶段,就能够用中国文化熏陶孩子。到这种程度,我才能够放心!因为人文素质最根本的不在高等学校,而在中小学。

相关文章